塘底信息门户网
塘底信息门户网 > 科技 > 李嘉诚向好友动手:担保12亿违约被破产 意外揭开连亏9年老千

李嘉诚向好友动手:担保12亿违约被破产 意外揭开连亏9年老千

李嘉诚曾称赞曹钟为“最佳企业家之一”。

李嘉诚曾经投资的龙武电动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武电动车)及其子公司龙武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武电力)于9月20日突然停牌。两家公司宣布其董事长兼执行董事曹钟已被李嘉诚基金会申请破产。

本基金会于2011年投资于华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运输)的债券,曹钟先生为私人担保。2016年,中国资源运输违约,未能在期限内向基金会足额偿还相关债券本息。经过反复谈判,该协议无效,只能从债券担保人处收回,并诉诸法律行动。据报道,李嘉诚基金会表示,由于曹钟无力偿还担保本息,截至2019年7月,欠款总额超过11.9亿港元。

武隆宣布,由于破产申请仍处于初始阶段,公司尚未从曹钟收到足够的破产信息来分析其对公司的影响。

受此影响,两家公司在9月23日恢复交易后大幅下跌。截至9月23日收盘时,武隆电动汽车下跌29.33%,至每股0.265港元,武隆电力下跌31.88%,至每股0.047港元。由曹钟担任主席的另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华润运输股价下跌10.53%,至每股0.034港元。

一些投资者表示,中国香港每年约有10,000起个人破产,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一些投资者还认为,这是曹钟以往在中国交通资源方面的经验,但与武隆电动车没有什么关系。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恐慌已经释放,这是一个触底的机会。

作为回应,一家证券公司的中国香港经理告诉时代金融,中国香港证券市场偶尔会发生个人破产,破产者对上市公司的所有权将被追究和执行,控制权也将相应改变。

值得一提的是,从2018年7月至今,武隆电动车已经发行了6次股份,并成立了1次合伙企业。经理说,这只股票“基本上是成千上万股的做法”。

时代财经和经济学称五龙电动车和五龙电力。截至发表之时,尚未收到任何答复。

有趣的是,李嘉诚和曹钟以前有很好的友谊。公共信息显示,2001年,曹钟从首钢公司调到中国香港,领导首钢控股公司担任其四家上市公司的最高管理者,带领该公司走出金融风暴。结果,曹钟结识了李嘉诚,李嘉诚称他为“大陆派来香港工作的最佳企业家之一”。

曹钟对四家上市公司的结构进行了“大变革”,即首席国际、首席四方、首席嘉宝和首席技术。经过九年的资本市场并购,这四家上市公司的规模从最初的12亿元飙升至2010年的800多亿元,大股东的地位从未动摇。在此期间,李嘉诚投资超过10亿元。

曹钟

2010年,曹钟从总公司退休,进入资源行业。他被中国木业(华润运输的前身)任命为董事长、执行董事和首席执行官。曹钟进入中国木材行业后,“超人”李嘉诚继续以行动支持。根据SEHK的数据,2013年6月,李嘉诚将中国的资源运输增持15.86%,从12.69%增至28.55%。

同时,五龙电动车前生中举田雷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举田雷)于2010年由嘉盛控股全资拥有。由于新能源汽车的概念,田雷中举受到了港资的热烈欢迎,包括曹钟的长期支持者李嘉诚。李嘉诚在2010年以2.92亿港元认购了中雷剧天的4亿股股票,引发了中雷剧天股票的大幅上涨,一度升至2.7港元。后来,中举田雷改名为中举电池,后来改名为武隆电动车。李嘉诚在2015年增持了武隆电动车,成为当时该公司的第三大股东。

可以预见,李嘉诚随后退出了。2015年,华润交通进行了一轮股票发行和融资。李嘉诚基金会和罗嘉瑞都放弃了股份交换,并签署了延期还款协议,透露李嘉诚基金会宁愿晚于公司股份收回资金。

2016年,李嘉诚将武隆电动车的持股比例降至4.93%,未达到披露门槛。截至2017年9月底,李嘉诚不再在武隆电动车前十大股东名单上。名单上的第十大股东仅持有0.04%的股份,这可能意味着李嘉诚已经减持了武隆电动车的股份。从公司股价的趋势来看,李嘉诚最终可能会赔钱。

擅长投资的李嘉诚被栽在武隆电动车手中。从他的表现来看,这并不奇怪。武隆电动车于2013年重组杭州长江汽车,进入电动车生产领域。2016年5月,长江汽车成为继BAIC新能源之后第二家获得新能源牌照的汽车公司。

然而,国家游乐设备联合会秘书长崔东树告诉时代金融,长江汽车在电动汽车行业没有真正的地位。汽车行业分析师钟石早些时候表示,目前实现交付的新势力很少,更多的新势力陷入了资金、技术和品牌等诸多困境。随着融资窗口的逐步关闭,短板企业将首先被淘汰。

尽管没有长江汽车销售的官方数据,武隆电动车显然正在亏损。公开数据显示,从2011年到2018年,该公司持续亏损9年。

2018财年,武隆电动车的情况仍然不小。根据2019年7月发布的年报,武隆电动车的收入为3.46亿港元,同比下降64%。母亲的净利润亏损20亿港元。该公司的年度报告称,“继续运营的能力确实存在不确定性。”此外,本公司独立核数师并不就本集团的综合财务报表发表意见。

更重要的是,武隆电动车的流动资产为25.46亿港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1.63亿港元,远低于去年的7.52亿港元。相应的流动负债已达44亿港元,短期偿债压力巨大,有资本断裂的风险。

根据2018年财务报告,武隆电动车计划将其业务重心从中国市场转移到海外市场。此前,2018年11月,该公司宣布联邦快递(FedEx)宣布推出1000辆v-8100纯电动物流车,搭载5辆龙电动汽车。

根据订单,武隆电动车将在2019年10月20日前交付75%的电动车,其余25%将在2020年6月20日前交付。然而,截至2019年9月4日,中国香港蔡华新闻社记者采访了武隆集团首席执行官谢能银。谢能银表示,交付尚未完成,公司正在讨论将交付时间推迟一年,以便公司有时间完成重组。

有人认为,武隆电动车在资本市场的流动并不取决于性能。公开信息显示,自2018年7月以来,武隆电动车已发行6次股份,并首次结成伙伴关系。其股本从2010年1月的22.05亿股大幅上升至2019年7月的280亿股,增幅超过10倍。

此外,武隆电动车、武隆电力和华润运输都是仙股,股价为1港元。《证券时报》一篇题为《中国香港仙股对a股的启示》的报道称,股价暴跌的“仙股”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成千上万只老股。

HKEx首席执行官李小嘉曾经对中国香港的成千上万股股票给出了一个相对完美的定义:一家不利用金融技术牟利或通过减持、股票供应、合并和配股等融资方式损害小股东利益的上市公司。(陈士毅,北京时代财经)

甘肃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