塘底信息门户网
塘底信息门户网 > 科技 > 网易有道IPO: 结构在优化,效率还欠佳

网易有道IPO: 结构在优化,效率还欠佳

照片来源@未播放

文本| 1200字(公共id: word1200)

网易很早就开始了开放课程计划(当时,它与道并行,没有太多联系)。那时,我还参观了杭州,知道丁磊非常重视公开课。

这有点半公开和半商业化的性质,允许用户免费进入世界上一些知名大学的课程和艺术,为网易教育积累了一定的声誉和用户基础。甚至网易云音乐评论区的“学术音调”也符合开放课程用户的特点。

丁磊确实全心全意地投入其中。

有道的招股说明书披露,今年5月,网易集团将网易云类、中国大学mooc、Cada儿童编程等所有在线课程相关业务分配给有道,以扩展后者的内容库。此外,截至今年6月30日,有道的资产负债表仍有8.78亿元的一年期贷款,占其流动负债的大部分,也是从网易集团(Netease Group)借入的。更不用说网易转移各种产品了。

既然这个团体已经投入了很多钱给陶,陶的表现有回报吗?

尤其是丁磊在严格选择和严格选择之间抛弃考拉后,选择毛利率更高、对“慢工细作”更宽容的严格选择,教育资产的独立上市对网易来说更为重要。

在美国股市环境下,互联网公司亏本上市并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核心是公司是否有健康的收入结构、健康的现金流,以及这种结构是否能够抵御外部竞争,包括来自同行和其他领域采用相同收入结构的公司。

根据招股说明书,适当的收入结构分为两类:第一,课程相关服务的硬件销售(主要销售翻译笔)和第二,广告。

其中,最重要的课程相关服务包括:1 .在线实时付费课程(主要包括精品课程、网易云课程和mooc);中国大学从该集团获得);2.一些在线词典和云笔记的订阅收入;3.tob服务的技术授权。

有适当的业务矩阵(根据招股说明书)

让我们看看收入的比例。

2017年,课程服务硬件与广告的比例关系基本为“3.7”,广告占主导地位,接近70%;到2018年,结构将迅速调整。两者的比例基本为60%至40%,课程服务硬件占60%。2019年上半年,结构关系将基本保持不变。

其中,课程服务中最重要的高质量课程在2017年占总收入的19.5%,2018年占38.8%,2018年上半年占41.9%,2019年上半年占34.9%。这一比例的增加仍然很明显。

优秀课程主要是一些k-12课程、研究生入学考试、大学英语四级和六级、程序设计、辅修语言等。从支付意愿来看,用户的购买集中在k-12领域,尤其是英语领域。

陶最初是从翻译工具开始的,工具产品商业化实现的局限性相对较大。此外,在“翻译”领域没有自然的竞争障碍。例如,谷歌翻译和微软翻译可以在中国使用。陶没有百度对谷歌的“障碍”,甚至微信对翻译的全面覆盖也能转移它。

因此,工具产品需要向外扩展,要么增加内容,要么减少硬件产品。两条路都试过了。

相比之下,我对内容更乐观,即在线课程业务。虽然它选择了最拥挤的轨道,市场上有很多围绕k-12和英语的在线教育平台,但这是一个需要口碑积累和教师积累的缓慢过程,这更符合网易目前的教育禀赋。2019年上半年,有道精品课程收入同比增长36%,而“每客户单价”从去年的508元上升至751元,增幅约为48%。

尽管同期硬件实现了265%的较高增长率,但我对该业务前景的判断是保守的。我没有用过任何新产品,比如有道的翻译笔。从京东官方店铺和其他电子商务平台的用户评价来看,可以说是褒贬不一。在一些多语言场景中,翻译的准确性似乎需要提高,有些功能可以被各种应用甚至有道自己的应用所取代。

大多数人使用它有两个目的:出国旅行和每天学习。现在我不知道购买这些产品的消费者与有道课程的用户有多少重叠,这决定了他们的市场空间。

至于广告,招股说明书显示,毛泽东目前每月的生活是1亿,而达斡的日常生活是未知的。在国内市场,dau对拥有超过1亿个应用的在线广告客户有很强的吸附能力。教育应用程序本身是垂直的,不像电子商务、社交网络和信息发布平台,它们有能力覆盖整个网络的广告商。

此外,有一种说法是,应用产品非常分散,根据使用场景和用户群将它们分为许多类型,这不是一种应用丰富策略,这实际上削弱了广告吸附能力。目前有道广告收入的80%左右是效果广告,而大品牌广告的比例相对较小,这也说明了这个问题。

看看毛利润。

从2018年上半年到2019年上半年,课程服务硬件的毛利率从27.9%下降到24.8%,这与课程推广、师资成本上升以及一些递延收入(课程学费)尚未确认等因素有关。然而,广告毛利率从40.6%下降到34.6%,主要是由于第三方平台上广告分销成本的增加,这也与广告主要是有效的这一事实有关。

这两大业务的合并导致了总毛利率的下降。

毛利率是公司利润的来源。

与那些以广告为生的大型互联网公司相比,30-40%的广告毛利率略低,与同类公司相比,约25%的课程毛利率仍然可以接受。这门课程对有道来说是一门相对较新的业务。现在没有必要下结论。它可以给出长期的增长观察。

但是它的效率需要提高。在主课服务硬件的成本结构中,核心是员工工资。

2018年上半年,共有111名教师,包括教学指导、助理和课程开发。截至2019年上半年,共有270名教师,增长了143%。此外,这部分员工的工资支出同比增长了93%。同期,付费课程用户数量从318,000人增加到338,000人,仅增长6.3%,相应课程收入增长44.5%(客户单价增加,购买恢复),主要是由于k-12用户及其家长的贡献。

这说明了一个问题,为了巩固核心业务的内容和提高其变现能力,有必要不断增加教师的数量。然而,这还没有形成规模效应,教师投入的增加也没有带来付费用户的显著增加,或者联合过程已经落后。由于员工工资是企业成本的主要部分,至少目前如此,单位成本产生的增量收入相对较低。

相应的效率问题也反映在营销投入中。

同期有道营销费用同比增长97.4%,营销人员从200人增加到254人,相应的工资相关费用增长45%。由于上述人力成本支出的效率不高,导致了从营业利润到净利润的损失。

也取决于现金流。有道主营业务产生的经营活动现金流为负,自由现金流也是如此。其账面上的现金和等价物仅超过5000万英镑(截至2019年6月30日)。有了网易集团8.78亿元的贷款支持,这笔钱可以维持运营支出至少一年,但通过ipo融资也迫在眉睫。

综上所述,有道已经建立了核心收银业务,收入结构也进行了调整。依托网易的产品声誉和财务支持,支付前景当然不错,但同时其运营效率有待提高,兑现能力和支付用户数量有待加强。现在让我们看看机构投资者在上市时对这一业务前景的看法。

钛媒体作者[介绍:1200字(公开id: word1200)]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快乐赛车pk10 北京快三 甘肃十一选五投注